YMLDM—今天也在思念鹰鹰

关注慎点,首页什么都可能出现。x

时间也许不会永远停留,但是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新快】现在表白应该不算太晚吧

[新快]【现在表白应该不算晚吧】

hhh从备忘录里翻出来的黑羽大宝贝的生贺,来存个档x

#短篇,已完结。
#花吐症设定。
#CP:新快、平探。
对,平探,阿探那么可爱x想太阳(呸)。注意避雷。
#十分私心的打上了3/4组的tag.
#有青梅竹马小姐姐们的助攻喔☆
#大学设定,四人同住075号宿舍[全校最惹人注目的宿舍]。
#这是一个二年级心理系的白马王子白马探同学、魔术王子黑羽快斗同学和二年级法律系警界救世主工藤新一同学、热血侦探服部平次同学的[恋爱]小故事.
#这里的设定是刚患上花吐症时咳嗽的轻重在最开始时较为严重,第二天症状减轻,随后几天再次慢慢严重,直到第七天窒息而死亡。
#后面的黑衣组织什么的,不要纠结酒厂和动物园不是同一个组织,毕竟这次只是在让四位谈恋爱的小故事而已(◦˙▽˙◦)
#人物归彼此和73,ooc和犯花痴归我(。
#以上都OK的话就继续吧.→


*1.
校园里第一个患上花吐症的人是白马探。
那对白马来说并不是什么有趣的回忆,毕竟在周日的大半夜追一位患了花吐症的犯.人时接触到对方的吐出花瓣而被传染上这种事情,怎么说也有点让本人后怕呢。
幸好当时在场的只有把咳嗽到虚弱的白马送[扛]回宿舍的服部和用足球和扑克干.掉犯.人的工藤和黑羽。
其实白马也不重,服部的力气在四人中又是最大的,然而在把犯.人追出四条街后在背一个一米八的汉子回家,任谁都会累吧?
咳…这就是你进学校后直接把我扛起来的理由??
以上为两人回舍途中的一.小.段.[愉快]对话。十分有先见的工藤和黑羽表示我们选择送犯人回警局.就不打扰您二位吵(tiao)嘴(qing)啦。
“喂——真没想到没有青梅竹马的白马恋爱进展最快啊…”在上铺安顿好白马后,服部在下铺四仰八叉毫无形象的感叹着,并直接忽略了自己心中的一丝失落。
“yoo真没想到你真的会看上别人啊,我一直以为你喜欢的是红子呢~”黑羽一脸八卦的调侃,并无意的瞥了一眼下铺正在正襟危坐的工藤。
“既然大家都这么困了就快睡了啦…”白马的语气失了平日里的不可一世,并带上了明显的虚弱,“整得你跟工藤君整天眉来眼去那点事没人看出来一样…”最后一句比起是反驳黑羽的话,更像是梦呓,声音小到并没有让正在兴头上的二人听清内容。
白马随手一翻身,似是将自己的意识也翻了过去,直接就睡了,再也没回过话。随手把一本课本扫了下去,正对着下面服部的脑袋。而服部根据多年剑术的直觉,抬手一扫,笔记就正中了…
对面工藤的脸上。
在工藤上方的上铺上爬着目睹了全程的黑羽应该是把怪盗基德时的自控能力全给扔了,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很大的一声,噫。
在刚才唯一一个听到并正在思考刚才白马呓语的工藤:???服部原来你是这样的兄弟我看错你了
服部: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工藤QAQ
……
今天的075宿舍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如果是白马的话一定会没事吧?没有那位女孩子会拒绝这位白马王子的告白呢。大家就抱着这样理所当然的心情进入了睡眠,自动忽略的七天死亡的定律。
可惜那不是女孩子啊。

*2.

当事人感到后怕倒还好,更可怕的是这件事在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校园。

然而更对于这位白马王子有了喜欢的人的人的这个事实,让许多少女都想仰天长啸,毕竟只有暗恋着别人的人才会患上花吐症,而且还只是暗恋的程度。
少女们的心都要碎了。
这么有幸被王子看上的是哪位公主呢?
敢抢我的王子看本公主怎么弄.死.你[划].
于是在当天的校园日报上,记录下了这段以几乎是代表了整个白马粉丝团(咦)的问题为开头的对话:
“白马君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呢?”
作为075宿舍的交际花,警视厅白马总监家的少爷,英国远归的名侦探,自由穿梭于各种交际场合的白马探,第一次竟不知道该对于面前的话筒作出回答。

昨晚从接触了犯.人的花瓣后就开始咳嗽,一路上试图和服部君日常拌嘴来转移注意力好让自己的肺不再那么疼,几乎是一沾床就睡了过去。今天早上的情况比昨天好多了,简单整理了一下床头的花瓣也就开始工作了,似乎一直没有去思考这个问题:

我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呢…

恍惚间,白马看到了一双碧绿碧绿的眸子,像是一片草原映照在哪里,闪烁着少年的热血与开朗。
在少女们的热切期待的目光下,在三位兄弟[jiyou]鼓励的注视下,白马愣了几秒,而后抿了抿唇,勾起一个惋惜的弧度,轻叹了一声:
“我也不知道呢.”

*3.

当天下午的075宿舍,工藤和服部都去上课了,而心理系二班当天的课程上午就完结了,于是就出现了白马和黑羽独处一屋的闹心画面。
黑羽在躺上铺悠闲的玩着手机,想要刻意忽视某个侦探的存在。而白马表面上是在安静的看书,实则不停的把玩手中的花瓣,继续思考那个有深度的问题。
那是一片红色而又娇嫩的花瓣,鲜红的颜色像是被血洗过一般,即使是再缺乏植物知识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上好的玫瑰。
这的确是白马吐出来的花朵,鲜艳的红玫瑰,英格兰的标志,坚贞的爱情。
白马不想把自己侦探的思维用在感情这种事上,而且面前摊开的书籍可是他最爱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在最喜欢的Mr.Holmes面前他可不想太失态。
而手机上刚刚传来警 官的讯息,希望自己能够去案发现场协助查破刚才发生的一件命案。
真的不想动啊…能赖在宿舍里多好。
如果…再来一位花吐症患者陪他呢?
白马抬头看了看上面的黑羽,记得当年他每次有行动时自己都会被整得好惨啊…第一次见面就被催眠瓦斯催眠了,后来又是爆炸又是杀人案什么的。
好像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而且黑羽君的生日也快到了吧?如果没记错的话就是明天了。这个礼物他应该会喜欢的。

于是,白马少爷的心中冒出一个危险的想法。

“黑羽君?”白马从桌边起身,轻轻走到工藤的床铺边上,把手中的花瓣向上递去.“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来帮我鉴定鉴定这花如何吧。”
“真是的…”黑羽很不开心的翻了个白眼,下意识的身体向下倾斜,接过那瓣花过来(意思意思)仔细打量了一番。
“种类当然是红玫瑰啦,品种看上去也不错的样子,质地很好颜色又鲜艳,如果我们的白马大少要用这种玫瑰去表白自己心意的话,我估计你不用送花,不论哪一家姑娘都会愿意的~”黑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后得意的向下面的人看去,一脸(嘿嘿嘿我棒不棒快夸我)的小孩子样,然后就看到了英国绅士嘴角扬起的危险气息。
“白马? 你这花是… ”从哪里来的?某些不适的感觉立刻涌上喉咙堵住了未说完的话,黑羽总算反应过来不对劲了,“咳咳…”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唇中冒了出来,伴随着肺部一阵一阵的疼痛。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应该是从自己的唇中吐出来的东西,就看到手心上开放的一片白色的花瓣。
和白马的花瓣有着十分相似的形状,最大的不同在于那雪花一样的白色,让人的脑海中不禁飘过几年前某个怪盗华丽的演出服。
香槟玫瑰。
“诶…!黑羽君的花朵也很好看嘛!”白马故作惊喜的样子和眸中抹不去的笑意让黑羽有种想要过去掐死他的冲动。
“既然下午没什么课,我就先去工作了喔,黑羽君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哟。”
白马笑着带着自己的手机闪到了门外并“彭”的一声关上了门,丝毫没有理会黑羽的怒吼。
“…白马探你这家伙果然是个混蛋吧?!”
这个结果着实让黑羽有点发怵,毕竟他真的不觉得自己有喜欢上谁。
黑羽把自己摔到床上,仔细的用心灵在感受,任由那两片花瓣随意飘落的地上。
我喜欢的人难道不是Aoko吗…
还真不是,毕竟刚才想到“喜欢”这两个字时,脑海中似乎是闪过了一个人的影子。
蓝色的,像天空一样的洗过一样的湛蓝。

*4.

就在留舍二人闹的挺欢的时候,苦逼的法律系二人才从教室中走出来。
工藤注意到了自己死党的不对劲,从今早开始就散了那股热血劲儿,一整天下来都沉默的不像是服部平次,这让工藤有点不适应,而工藤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好兄弟应该有为他人排忧解难的义务。
“服部啊…你要是真有什么心事的话可以说给我听的,”工藤一手搭上服部的肩膀,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没有心事了啦…”服部这一句话三个语调,越到最后越没底。“就是感觉心里有点慌…”
“嗯?说来听听?”听起来可是一点都不像是[一点]的样子。法律系的教学楼和宿舍楼之间几乎隔了半个校园,工藤决定趁这段时间将自己的“知心哥哥(划)”做到底。
“黑羽在家玩手机,白马已经去了目暮警官那里,有他在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就来好好开导开导你吧!”
“你说…如果你对一个人一开始没什么感觉,还觉得他有些欠,但是某天你知道了他有喜欢的人,你就会觉得特别烦,甚至还有点想打人,这是…为什么?”服部越说越觉得委屈,最后干脆直接坐在了草坪边的躺椅上——反正这个点大家都不会安静的待在学校校园里,没有多少人会留意到这里的。
“…服部平次你是笨蛋吗…?!”工藤顺势坐在服部旁边,并成功开启毒舌模式。果然和叶说的没错…这家伙就是个感情白痴吧!
“这当然是因为你喜欢上他啦!”工藤坐到了他旁边,双手合十,指尖抵住下颚,作出福尔摩斯,也是他自己惯用的思考姿势。
“嗯,让我想想…你是从今天早上开始闷闷不乐的,而你今天一天只接到刚才目暮警官似乎是群发的请求协助破案的讯息。说明这件事只能发生在昨晚或更早,所以对象肯定不是和叶…昨天应该也没有什么特殊电话之类的然而昨天晚上发生的…哦我的天,”工藤在得出结论后一脸震惊的望着服部,而服部此时的神情已经接近了呆滞的样子。
“你喜欢上了白马…?!”
“应该吧…”服部给人的感觉更无力了,自暴自弃的向后仰靠在椅背上,“反正他又不喜欢我—”
工藤就这么看着自家傻X的死党,又叹了口气。毕竟工藤早就看出来白马喜欢他这种事,也能察觉到自己和黑羽之间微妙的关系,只是一直不想提起。
“你跟白马第一次在那个岛上因为侦探甲子园见面时,你冒雨冲出去的时候,白马眼里一闪而过了一丝担忧——”
第一次在钟楼上很那个怪盗见面的时候,就被那个家伙眸里的骄傲和张扬给定住了,一直到开枪的时候还差点没回过神。
“你和白马合作在飞机上破案那次,我作为柯南的身体要安抚小兰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你们两个查到所有线索并破案的过程,而且你们两个真的给有默契…白马几乎动不动就看你两眼——”
你和黑羽在飞艇上合作的那次,他抱着你从飞机上跳下来,而你在他的腰上寻找按钮时,明显看到了他脸上的红晕和一丝慌乱,甚至让你产生了他还挺可爱的想法。
“一起追杀黑衣组织的某个夜里,我们四个一起行动时,白马为你挡下了基安蒂的最后一发子弹,他倒在你怀里时眼里的释然我看的很清楚,而且他的确笑着这么说了——”
和黑衣组织决战的那天夜里,整个组织被歼灭只剩下那位Boos,在大家最兴奋的时候发射出最后一发子弹——向着摧毁他的银色子弹,那个白色小偷跑过来替你挡下了那枪,笑的和平时一样欠扁的在你的怀里呢喃——
‘还好…你没事…’

“啊啊啊工藤我去一趟目暮警官那里先走了!”
“我我我也得回去看看黑羽了…!”

情商下限的两人都清楚了自己的内心,可喜可贺。

小泉看着魔镜里慌乱跑开的两人,终于舒了口气似的放下了斗篷。
“看来这个魔法还是挺有作用的嘛…”
“我说肯定没错的嘛,”宫野放下手中的魔法书,轻轻伸了个懒腰,“只要让他们两个吐露心声就好了,其他的他们的心会替他们做好打算的。”
宫野身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白大褂,嘴角勾起的浅浅的弧度,看.上.去.是那么唯美,像是冰块上的一道优雅的划痕。
看上去。
毕竟稍微熟知宫野的人都知道,一但看到这个笑容,就有人要倒霉咯。
向着两边跑去的工藤和服部同时打了个冷战:今年夏天怎么这么冷??

爱的魔法还真是神奇.

*5.

服部看到白马时,他还没有走到案发现场,然白马已经解决好案子准备回家了。
为什么服部还没到就知道白马的案子解决了?因为这种稍微看两眼现场就能够知道凶手的案件,怎么会需要去学校门口的巷子里进行线索调查呢。
对的,巷子里。
这气氛还真是有点不对,整条巷子现在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白马站在巷子中央,似乎是迟迟不敢前进,而服部就在巷子的入口这样看着他。这氛围怎么看也不适合表白啊…
“咳咳…服、服部君?”
白马的咳嗽声总算把服部的意识给拉回到现实来,服部这也才想起来现在白马的身体状况不是很稳定。
服部快步走到白马跟前,将自己的校服外套给他披上,“再热的天气也要注意保暖啊,你现在的身体可不是以前那么好。”
“阿,是…”已经懒得吐槽他为什么大热天的随身带着外套了,毕竟这巷子里的冷风还是有些冷,白马这么想着紧了紧披着的外套。说不定是单纯的有点贪恋服部的阳光气息呢?
服部此时有点玩心大发了,迅速从白马手中拿过他刚才吐出的花瓣,仔细打量起来。
“别碰——”会被感染的…
“ 我爱你、希望与你泛起激情的爱…”服部慢悠悠的读出这花语,让白马又是一愣,“诶…诶?”
“嗯,我也爱你,探。”服部笑的一脸阳[ba]光[dao]灿[zong]烂[cai],然后直接将人压倒在墙上,并对着唇深吻下去。

画面很好,阳光正好。

就是魔镜前的二位的眼睛好像有点疼。

*6.

“白马探你这家伙果然是个混蛋吧?!”
黑羽紧紧的抱着手中带着怪盗基德图案的抱枕,整个人瘫软在床上,身体又因为剧烈的咳嗽而发颤,枕头边上散落着几片香槟玫瑰花瓣,还有几片直接飘落下来带着一种凄惨(???)的美。
中森青子,毛利兰,远山和叶一进门,就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
中森手忙脚乱的试图把人从上铺扶下来,并将小泉给的那什么药给黑羽服下,一边整一边嘟囔着“这和红子说好的不一样”之类的。
的确是不怎么一样,毕竟这种目前还未被人类研制出来的抑制花吐症的魔法产物一开始是给白马准备的。
不过如果是黑羽的话,应该会更好进行计划吧?三位小姐姐对视而笑,让黑羽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所以说…三位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怪盗的直觉告诉他说,三位小姐笑的这么好看,绝对他妈没什么好事。
“明天不是快斗的生日吗?我们是来送票的,希望大家明天可以一起去游乐园玩耍啦!”中森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这么简单?”
“其实…我们还有一些小调查需要你们的协助来完成。”毛利看向身旁的远山,轻轻示意她能够把话接下去。
“对的,是叫个什么…”远山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子翻找着,“[人类的潜意识作出的的反应]之类的.”
“…?果然是女孩子啊….”黑羽捂着胸口感慨。
“那么,我要开始问咯!快斗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选择,选出两项中你最喜欢的一项,最好是不用大脑思考的那种,明白了吗?”
“明白…”个鬼啦你们真的不是某综艺节目派来的假的青梅竹马吗!

“巧克力冰淇淋和草莓圣代?”
“巧克力冰淇淋!”
“亚森罗平和福尔摩斯?”
“亚森罗平!”
“魔术师和侦探?”
“魔术师!”
“怪盗和杀人犯?”
“怪盗!”
“工藤新一和白马探?”
“工藤新…等等???”
“OK!提问完毕!”中森摆出一个升级的姿势,笑的一脸灿烂,旁边的两位小姐也开心的击了个掌。
“…???”仍然处在懵逼状态的黑羽。
“呐,快斗,你真的喜欢工藤君吗?”
“啊啊…应该吧…”黑羽很含糊的回答,“我是怎么喜欢上那家伙的…”
“那我们先走啦。”毛利识趣的准备让黑羽一个人冷静下,于是拉着中森和远山就准备跑。
结果一开门就是一个惊喜[惊吓]
“工藤?”
“新一?”
三位表示这跟计划中的不一样啊。
“Ah…新一…你听到了多少?”
“不多,也就是我应该听到的部分吧。”工藤倒是回答的十分坦然,屋里的黑羽已经准备好找个洞钻进去了。

然后工藤新一直接绕过三位小姐走到黑羽身边,用手轻轻捏住他的下颚,便闻到一种很甜美的玫瑰的气息。
快斗可不像是会喷香水的人呐。
然工藤扫了眼地上的一堆白色花瓣和那一点红,就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 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 ”工藤轻念着这香槟玫瑰的话语,“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快斗?”
“我、我才——唔?…!”
这个姿势让黑羽几乎没什么勇气说话,不过工藤倒是没等人把话说完,就直接对着他的唇吻了上去。

真是美好的画面,三位小姐的摄影机已经记录下了这一刻。

“看来今天的事成了!”
“但是代价可是我的眼睛诶!”
“怪不得志保说墨镜是个好东西….”
————END————
日常烂尾x

评论(4)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