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LDM—今天也在思念鹰鹰

关注慎点,首页什么都可能出现。x

时间也许不会永远停留,但是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潇黑】兄弟三十题(1-15)

#用爱发电,傻白甜。
梗源网络,侵删。
#太太手书入坑后趁周末一口气刷完古古怪界和运动会。
恭喜军训喜提我狗命。
虽说是兄弟三十题但我们都知道他们两个是爱情
#我爱他们两个。
老板电死我!!!
#全程很短, 部分可能会脱题 OOC预警。

1.交换衣服穿

“不,就算打死我哥我也不会穿他的衣服,哥哥你的审美怎么回事为什么喜欢这么亮的颜色?”
“是你的审美有问题,夏天穿这么厚实的斗篷真的不热吗??黑色吸热这种事还需要本先知告诉你吗?”

2.晚安吻

小时候的黑大帅临睡前很喜欢缩在潇洒哥怀里亲亲哥哥,他觉得比自己大一点的哥哥的怀抱特别温暖。
但那个时候黑大帅比潇洒哥要矮上一截,所以缩在哥哥怀里也只能一抬头亲到他的下巴。然后潇洒哥会在黑大帅不开心地嚷嚷之前低头用下巴蹭蹭弟弟的脸颊,再在那里留下个晚安吻。

长大后的潇洒哥临睡前很喜欢亲亲弟弟的额头,再看着黑大帅的脸腾地一下从白到红后恼羞成怒地一把拽过被子吼一句“睡觉!”
潇洒哥一开始以为黑大帅不太喜欢这样,毕竟那时候大战刚过去他们才刚和好,还需要一段时间磨合。但黑大帅从来没有推开他,甚至到后来偶尔会主动亲他一口然后往被窝里钻。

潇洒哥只是希望这样多少可以弥补一下自己当年没能保护好弟弟的错误。
这可是自己的亲弟弟呀。他想。

3.叛逆期

潇洒哥觉得自己的弟弟无时无刻不处于叛逆期。

先不说之前作为一个反派大魔王差点毁灭了整个古古怪界,就改邪归正后整天打乱房间和自己抢甜品这几点,潇洒哥就很想画个圈圈诅咒他。
但他毕竟舍不得,虽然他认为那个白色的闪电标记真的很好看。

“哥——我要吃苹果派——”
正握着笤帚打扫房间的潇洒哥看着和四个孩子们*玩的正开心的黑大帅叹了口气。
“多做几个,小家伙也要吃。”
“行行,记得别让他们合体,满地花瓣打扫起来很麻烦的。”
“没问题你放心吧,来小家伙们给哥哥表演一下刚教给你们的基因光线——”
“弟弟你等等???”

这样其实也不错。
这天杀的叛逆期。

*羊羊快乐的一年最后一集潇黑兄弟的宠物,觉得他俩带孩子应该很棒(??)

4.只有我可以欺负他

“只有我能欺负我哥哥!!”
黑大帅大概是真的生气了,他亲爱的哥哥被别人打碎这种事是不允许发生在他眼前。
破碎的潇洒哥听到这句话非常欣慰,看来他的弟弟还是很爱他,他还没来得及感动地感慨两句,就被一阵电击差点给电住了。

“弟弟……!”

“哥你没事吧?!我…我又忘了戴眼镜了…真的!”
真的个鬼。

5.把(某方的)情书藏起来

谁会给两个蛋写情书。

好吧,他俩人形的追求者还是很多的。

比如我

而潇洒哥和黑大帅喜欢时不时把对方的情书藏起来,然后嘲笑对方“你的情书没有本先知/本大帅收到的多!”之类的。
只留下自己写的那份情书,几乎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两个的书信交流。

在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之后,当然。

6.背你回家

潇洒哥虽然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不死之身,但易碎的体质还是怎么都改不掉的。

“记得提醒我下次要在你身上贴上一个‘易碎物品小心轻放’的标签。”
“不行——你要对本先知英俊潇洒的身体做什么?!”
“差点把自己人形摔肢解的人(蛋)没资格发言。不是我说,哥哥你是笨蛋吗——”

此时的黑大帅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不用技能把背上的潇洒哥电几下或者直接扔下去,而后者一脸恶作剧地把他的高筒帽摘下来带在自己头上。
鬼都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掉下悬崖再次把本体摔碎的。

“专心走路,弟弟,本先知可承受不住第二次伤害。”
“把我的帽子放回去!我的基因光线可是不长眼的。”

7.一起溜出去玩

他们小时候也很喜欢一起溜出去玩,谁还没翻墙逃过个学了。

“哥——你看这个…这个什么东西是不是很好看?”小小的黑大帅把一堆鲜艳的蘑菇捧到潇洒哥面前,“如果送给老妈当礼物的话她大概就不会太生咱们的气了。”
“笨蛋弟弟快把它们放下!还是让先知告诉你吧,这种彩色的蘑菇一般是有毒的,而且颜色越多越好看的话毒性越大。”潇洒哥那时候已经有了长大后自恋的雏形,说完还摆了个自认为很帅气的poss。

“好吧……”黑大帅一脸委屈地把那些蘑菇放回树下,潇洒哥有点不忍心看自家弟弟这么委屈的表情,连忙试着安慰他。
“其实这也不怪你,我只是偶尔听到过老师们讨论这件事。如果想给老妈送礼物的话,我们再找点好看的花花好不好?”

“好~”

“妈——我们回来啦——”
不得不说两个孩子还是很了解自己母亲的,鸡妈妈刚准备对孩子们发脾气,看着他俩手里的花花立马就消气了。
“你们两个怎么…唉,算了。下次出去记得给妈妈说一声,妈妈会担心的。”

现在想想当年鸡妈妈在家附近设置这么多机关,很可能是为了不让两个孩子乱跑。

然后她自己也记不清路了

8.打架

他俩曾经的感情很不错,所以没人能想到潇洒超人和混世魔王黑大帅的世纪战争几乎能载入古古怪界史册。

这可能就是兄弟情吧。

9.冷战期

“冷战期?”
鸡妈妈听到这个词几乎是在羊羊们的摄像机前直接笑出了声,“他们两个自从再次相认之后几乎是属于一种……怎么说呢……热恋期的状态——”

镜头从观众席转向主持台。
“哥——把话筒还给我——”
“弟弟应该尊重哥哥——现在由本先知为你们解说…嗷!”
“哥哥应该让着弟弟——我是你们今天的解说员黑大……”
“蛋蛋!快过来!”

“基因光线——!!”
“画个圈圈诅咒你——!!”

镜头转回观众席,鸡妈妈觉得自己现在很想直接钻回地底世界。
“不我什么都没说,兄弟俩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我们…我们继续看比赛吧。”

10.一人一半

作为一对好兄弟,他们两个的东西几乎都是一人一半。
除了苹果派。
黑大帅实在太喜欢苹果派了,而潇洒哥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时候成长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甜食控的。

“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比如他还喜欢香草冰淇淋。

这种事情倒也没什么,潇洒哥想。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下去,有的是时间摸清楚弟弟的喜好。

11.离家出走

黑大帅每次离家出走的时候,潇洒哥总能在一家甜品店里找到他。
这甚至都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家出走。

“哥——这里!”
潇洒哥一踏进甜品店的大门,就看见黑大帅一边吃得正欢一边朝自己招手,笑的一脸无辜,仿佛刚才那个和他吵架吵到差点用电劈了自己家的人不是他一样。

潇洒哥有些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钱包叹了口气,便去收银台付钱了。这才是黑大帅报复的最狠的方式。
他知道潇洒哥是不会忍心让自己的弟弟因为吃霸王餐而被扣留的。

但潇洒哥不知道的是,黑大帅第一次离家出走的时候是真的忘了带钱包。
他甚至没想到潇洒哥能够找到他。

12.哥哥(弟弟)的好朋友

黑大帅还是挺喜欢潇洒哥的那群小羊朋友的。
而且他一直很好奇为什么那么聪明可爱的小羊们为什么想不开和潇洒哥做朋友。

“我哥他明明那么蠢——哪里比得上本大帅了?”
“弟弟——你这么说本先知是会遭到报应的!”

“画个圈圈诅咒你——”

慢羊羊看着满地的花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当是为草原环境美化做贡献了。”

13.习惯性的撒娇

有时候潇洒哥真的很希望黑大帅能稍微有一点自己不死不病的体质,但是生病的黑大帅真的——

“太可爱了……”

他刚把因为淋雨而生病没有力气的弟弟背回家,也算是体会了一把弟弟背着自己时的心塞。鸡妈妈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在家,潇洒哥对于感冒病人的照顾水平也很有限。
仅限于把人放在床上盖上被子然后给额头敷上湿毛巾的水平。

“本先知怎么可能连照顾生病的弟弟这种事都做不到呢!?”

家里还有一箱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药,但是因为年代久远(?)说明书已经被磨得差不多看不清了,只剩下几个隐隐约约能看见的字符。

“适量…是多少……”
“……”
“一勺是多大的勺子…”
“……”
“根据使用者年龄…弟弟你今年多大了?”
“……哥。只是发烧有点头疼而已而已我可以…”
阿嚏。
“我可以自己…”
阿嚏!
“可以自己痊愈的你就不要…”
咳咳…
“就不要谋杀我了吧?!——阿嚏!”

潇洒哥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弟弟乖,不想吃药就直说,先知是可以理解这种幼稚的行为的。”
他说着做出一个自恋的手势增强一下气势并已经想好了一会儿怎么和弟弟回嘴。直到摆着poss手隐约有点酸了,潇洒哥才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弟弟…?”
潇洒哥连忙回头,就看见自家弟弟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状瑟瑟发抖,两颊的颜色呈现的几乎是不用测体温都知道他现在的状况。

“哥……”黑大帅就这么保持一副委委屈屈的表情吸了吸鼻子,“我冷…。”

日。
我弟怎么这么可爱。
不对,弟弟好像说他…很冷。

这可是山上的夏天。

潇洒哥赶紧回过神放下手中不知名的药物跑回床边,不知所措地随手给黑大帅又盖上一层被子。
“我现在应该做点什么??”
他第一次很想学习弟弟随时随地打电话的技能。

14.一起洗澡

一般是黑大帅先进浴室占领C位,然后潇洒哥再进去站在浴缸旁边进行淋浴。

然后?
然后他们把自己所能碰到的一切物品作为这场打水仗的武器开始进行类似于拆浴室的游戏。

所以说同人里的浴室play都是骗人的。

15.家庭旅游

他们一家三口经常被邀请到青青草原做客,每次出发前鸡妈妈都会准备好一大堆东西,再让兄弟两人帮忙拿行李。

“潇洒,小黑子,快来帮妈妈拿东西!这些是送给小羊们的礼物。”

潇洒哥搬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累了,脑子一抽突然就很想逗逗黑大帅,于是他放下手里的东西一把拦住正艰难前进的弟弟。
“小黑子,来帮本先知拿东西!”
“哥你脑子没事吧??”
“当然没…快把你的闪电收回去!本先知只是开个玩笑嘛一点情趣都没有……画个圈圈诅咒你。”

黑大帅深吸一口气,硬生生把手里快要成型的基因光线直直打到天上。

“瞬间移动大法——”

兄弟俩和一大堆行李就这么直接空降在午饭时候的羊村食堂门前。
“潇洒哥?黑大帅?你们不是今天傍晚才能到吗?”

“弟弟…”
“怎么了?”
“我们好像把老妈忘在家里了。”
“……什么我以为老妈一直在你旁边?!”
“那是老妈准备的行李!”

知道自己是个大近视就好好戴眼镜啦。

————TBC————
军训能活着回来一定写后续(。

评论(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