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LDM—今天也在思念鹰鹰

时间也许不会永远停留,但是他们会有永远在一起。
关注慎点,首页什么都可能有x。

【JR水仙】捡到了奇怪的东西

#看完风河谷有感。
感想:猎人大哥哥好帅呜呜呜
#配对:Cory/Hansel,猎人大哥哥/猎人小哥哥,斜线无意义(大概),兄弟亲情向(。
双猎这个名字好听吗x。
#JR兄弟设定,其他角色有提及。
#人物归彼此,ooc和犯花痴归我。
#以上都OK的话就继续吧→.

Cory Lambert是一个猎人。
Hansel也是个猎人,女巫猎人。
他们甚至是兄弟。

1.
如果你一大早一开门看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你的同行的弟弟,你会怎么做?

打他一顿,或者一顿打死他。

如果风河谷地区最为顶尖的猎人Cory打完猎后风雪交加夜里从山上往家里赶得时候看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还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女巫猎人Hansel满身伤痕躺在雪地里地上还有一摊血四周散发着紫色的魔法光辉还裂开嘴角笑着点头说了声“晚上好!”下一秒头一歪靠在雪里不省人事,他会怎么做?
Cory会熟练地曲膝、一手撑地稳住身子,另一手在Hansel身上检查他的情况,确定人还没死也没有致命伤后起身更熟练地避开伤口踹他两下。
“你他妈,是不是又忘了吃药?”

这家伙,一点儿都不让人省心。

2.
好在Cory良好的猎人素养让他安全地把Hansel扛回了家扔到了床上,一路上我们的女巫猎人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吵得Cory很想把他从自己肩上扔下去。
这家伙到家了也不怎么安宁。

“嘿…Cory?我们这是在哪儿?”
“我家。”
“嗯咦咦嗷疼疼疼——”
“别嚎了,我动作很轻。”
“不是…我…呃…时间到了——”

Cory挑挑眉,一脸活该你又乱跑不按时吃药的表情叹了口气,眼神却温柔的像是一个老大哥应有的担忧和心痛。轻手轻脚从他身上搜刮出胰岛素针筒,给人扎了一针后总算是让他小声哼哼着入眠,才解开Hansel的衣服开始给他包扎伤口。

他也算理解了一部分Brandt总是追着Aaron让他吃药时的心情了。
并且很怀念Hansel使用的还是口服药的时候,把药拌在米饭里。

虽然现在方便多了。Cory握着针筒一脸深沉。
这家伙从小就学会了挑食。

3.
Hansel说不上来他是被冻醒的还是痛醒的,只是睁开眼睛瞅着包裹着自己的厚厚的棉袄的时候就打消了前一个念头。
毛绒绒的,很暖和。
然后他挪动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点儿的姿势,就听到了自己肚子发出的声音,在几层外套和棉被的包裹下显得十分沉闷。
…还有Cory努力忍住不笑的闷哼声。

靠。这哪儿我谁你谁。

Cory递过去一杯插着吸管的温水,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他真的有很努力的在忍笑,Hansel能看到他那双能在任何情况下稳稳端起猎枪狙击猎物的手臂颤抖得厉害。
亲的。Hansel有些愤恨地咬着吸管。我哥一定他妈是亲的。

4.

“吸管是无辜的。”
“我也是无辜的!”
“哦是吗?没看出来。被你整死的女巫们可不会这么认为。不对的话,有本事来咬我啊?”
“不,我要是真的这么做了,Will会杀了我的。”
“清醒点,他看见你浑身绷带就已经很想杀了你了。”
“……”
“Gretel也是。”
“……操。”

5.
“饿了?”
“废话。”
“想吃什么?小饼干吗?”
“……”
“有巧克力和草莓味儿的哟。”
“……”
“特地为你准备的无糖怎么样?”
“……难道没有其他食物吗?!”Hansel盯着桌上的针筒一脸悲愤。无糖的饼干简直就是对饼干的侮辱。
天知道他多么想念甜食的味道。
天知道,所以天不会让他吃甜食。
Cory也是。

“有啊,Walsh的爱心便当,快递刚到还热乎着呢。”
“……把无糖饼干拿过来吧谢谢。”

6.
鉴于职业猎人一个人住在山间的小木屋里只有一张床,兄弟俩的关系也是一直很好。所以当Hansel在局部麻醉剂和不知名草药的作用下入眠之后,Cory把Hansel安顿下舒服躺在床的右半边,将身上狩猎专用的戎装褪下,拉开被子躺在了空着的左半边并熄灭了灯。
燃烧着的煤炉会保证他们在冰天雪地里有一个温暖的夜晚。

Cory揽过Hansel的肩头把人搂在自己臂弯里,Hansel也很给面子缩在他怀里,偶尔哼哼两声并用软软的沙金色短发蹭蹭兄长的下巴,兄长也就顺着将下巴抵在那颗不安分的小脑袋上。

↑上帝的剧本。
↓兄弟俩的真实写照。

长期漂泊在中世纪欧洲(甚至不止是欧洲,或者中世纪)各个野外的女巫猎人并不习惯在柔软的大床上进行睡眠,他明显对坚硬有力的地板更加热爱。
这可不是你他妈的从床上摔到地上扯开伤口哼哼唧唧了半夜并拉着我当抱枕一起滚到地上的理由,Han。

7.
“说吧,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我和Gretel在追男巫…”
“男巫??”我还一直以为你就是男巫来着。
“我们也是最近才知道男巫的存在,哎等等你的眼神几个意思?!不得不说那家伙长得还不错——当然跟我比还是差了些——”
“所以你发扬Will的勾阔佬精神亲自上阵了?”
“呸!老子是直的!”
Hansel盯着Cory认真思考了一下他的妻子女儿和自己家族的直男诅咒。
“算了,我还是弯着吧。”
“呦?转性了?终于把你嫁出去了不容易啊。”
“闭嘴!好好听!”
“哎哥跟你说你旁边儿那个小跟班儿就挺不错的……”
“闭嘴!”

……

果然以后讲故事这种事还是交给Gretel好了。

“总之,你到了这里?”
“嗯。你的总结真他妈到位。”
“好啊谢谢夸奖?”

“家里有谁知道你已经会用魔法了?”
“Will….”
“……你可以准备准备逃命了。”
两个Will都不会让你好过的。

8.
Hansel跑到了Cory的武器库。
哪个山里猎人没有个小木屋之类的安放杂物,只是Cory的小木屋里的武器真的太多了。
天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背地里干了什么贩卖军火的交易。
于是Hansel准备趁这次把上次借来的玩意儿还回去。
是电影里的那一车武器。当时Gretel没有消息他太心急了,一大早的正儿八经军火贩子都还没睡醒。就着Ben的那句“你可是她哥哥”中的“哥哥”想起来自己还有个猎人哥哥,就理所当然地瞬移到自家老哥的仓库。
然后顺手洗劫了一遍。
只留下一张牛皮纸条,上面用漂亮的花式英文写着Thank U.

然后Hansel在刚推开门还没进屋的他哥一脸惊奇的表情里,念了一串什么奇怪的咒语,空荡荡的武器库、不是,小木屋立马就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哇哦这技能挺不错所以你是怎么把自己传送到雪地里的??”
“……天啊我真想把你的嘴好好堵上。”

不知道为什么,和Cory在一起的时候这句话出场的频率特别多。

9.
[叩叩]

七倒八歪瘫在沙发上正看电视的两个男人很明显都不想去开门。
“能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可不多,”Cory打个哈欠并换了个台,“所以,你去开门。”
“我的伤还没好,”Hansel一脸委屈和理直气壮。“你比我大,你去。”

“那就用男人的方法来解决。”
他们两个对视一眼,兄弟之间的默契立马体现出来,只见分别占领沙发两头的两人同时出手,并大喊一声——

“石头剪刀布!”

“下次不想去开门的话,”Hansel看着生无可恋的爬起来往门口走的Cory笑的十分欠揍,“记得给沙发上安几个轮子。”
“好主意,”Cory把手耷拉在门把手上开门的前一秒这么回答,“最好是手摇的,当然。”

10.
“先生你好请问你有没有见过我的……Hansel?”
Cory看着门口拿着十字弩身着深红色皮衣的女孩儿眨眨眼。

“天啊Hansel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我——”
“等等我不——”

在Cory挨了Gretel结结实实一拳之前,他发誓听见里屋的Hansel笑出声了。

——FIN——

评论(6)

热度(38)

  1. YMLDM—今天也在思念鹰鹰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天哪 太美味了……